繁体版 English 进入企业邮箱
 
 
 
 
 
SEARCH
 
当前位置: 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M2增速13.3%高于目标再贷款+降准保证今年增速
2016-01-18 10:42 张星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者按

   中国央行(PBO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12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3.3%,略低于路透调查中值13.5%,但广义货币增速已超过2015年初设定的12%的增速目标。其中M1增速超越M2,间接说明总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目前环境下对经济增长效果在减弱。此外,2015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1.72万亿元,同比增多1.81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1.3万亿元,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杨志锦 北京报道

导读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认为,在中国资本流出还将持续的情况下,需要不断通过降准来增加货币乘数以实现12%左右的货币增长。他测算称,假设今年资本流出规模相比去年全年低1/3,要保持12%的货币增长,还要有200到250个基点的降准。

   

   中国人民银行15日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39.23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广义货币增速已超过年初设定的12%的增速目标。

   “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表明市场流动性总体宽裕,国家稳增长政策力度加大,经济活跃度有所提高。”当日上午,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解读金融统计数据时表示。

   外界则更多关注今年M2增速目标情况。虽然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撰文指出应弱化对M2等数量型指标的关注,但是在货币政策由数量型向价格型转轨的过程中,M2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宏观数据指标。

   “总体增速并不低,货币政策已经达到预期目标,货币条件中性偏宽松。但是相对于目前的经济形势,宽松的力度还略显不够。”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要略微再显得宽松,那么今年M2增速应该定在13%或者更高的位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在央行外汇占款持续下降的背景下,通过再贷款投放基础货币以及通过降准提高货币乘数将是保证今年M2适度增长的重要措施。

   M2增速高于目标1.3个百分点

   一般而言,M2增速与GDP增速、赤字率都作为量化指标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M2设定的目标为: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12%左右。在实际执行中,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也可以略高些。

   从央行公布的数据来看, M2增速自去年7月份以来连续6个月都在13%以上。2015年全年广义货币M2增速为13.3%,超过年初目标1.3个百分点。

   “总体看来,尽管去年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但综合考虑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物价及就业的情况,这一增速是基本符合实际需要的。”盛松成如是表示。

   传统测算M2增速的方式是GDP增速+CPI增速+2-3个百分点。去年GDP增速预计在7%左右,CPI增速则是1.4%。按照前述方法测算,去年M2增速在10.4%-11.4%之间,远低于实际增速。

   “最近几年情况发生很大变化,比如类信贷投放以前是没有的,货币乘数也发生变化,货币和经济增长、物价之间的相关性也不同了,所以不能用原来的方法来判断货币供应量是否合适。”盛松成表示。

   盛松成认为,去年M2增长较快。其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去年M1增速较2014年末提高了12个百分点,M1增长较快拉升了M2增速。二是各项贷款增加较多,派生存款相应增加。

   三是金融机构债券投资和股权投资增加较多,导致派生存款增加。去年全年金融机构债券投资同比多增3.38万亿元。此外,银行发放的类信贷(如信托收益权、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等)新增较多,也同样派生了存款,导致M2增加。

   “去年M2增加较多,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金融机构资金运用结构的调整。”盛松成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末M1增速为15.2%,高出M2增速1.9个百分点。

   “M1增速超越M2,说明货币乘数有所下降,也间接说明总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目前环境下对经济增长效果在减弱。” 民族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再贷款+降准保M2增速

   市场则更多关注今年M2增速目标情况。按照惯例,M2增速将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确定。市场机构则根据经济形势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关表述做出预测。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对今年的货币政策定调。新华社发布的通稿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为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融资成本,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而M2增速是流动性合理充裕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招商证券研发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中国货币政策最终目标较多,而在诸多目标中,稳增长的重要性无疑是排第一。在这种目标体系下,面对经济在转型过程中出现的惯性下滑,中介目标虽转向价格型调控,但是数量型价格调控依然很重要。他预计今年M2的增速在12-13%之间。

   传统测算M2的方式(GDP增速+CPI增速+2-3个百分点)依然为经济学家采用。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如果经济增速在6.5%-7%之间,CPI是2%,再加2到3个百分点,那么M2增速将在12%左右。

   “但是真正结果要看实际执行过程中是想放松还是想收紧。”丁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际上M2可控性还是比较强,可能某一个月不能完全达到目标,但是某几个月来说还是能达到这个目标的。”

   丁爽认为,在中国资本流出还将持续的情况下,中国货币创造发生变化,需要不断通过降准来增加货币乘数以实现12%左右的货币增长。他测算称,假设今年资本流出规模比去年全年资本流出规模低1/3,要保持12%的货币增长,还是要有200到250个基点的降准。

   过去十年,央行外汇占款是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而去年全年央行外汇占款下降2.21万亿并将还处于下降通道。同时,基础货币由2014年底的29.4万亿下降至去年9月末的28万亿,下降1.4万亿。

   邵宇表示,除了降准之外,还需通过再贷款(包括PSL和MLF)投放基础货币以实现M2增长。

   朱启兵则表示,总量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效果在减弱,预计今年M2增速将在12.5%-13%的区间内。

   朱启兵进一步表示,考虑到央行今年仍将在支持结构调整、稳定经济增长、稳定汇率和防控金融风险等目标之间权衡,货币政策操作将以新型货币政策工具和公开市场操作调控为主,以保持政策的灵活性。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问者

长安银行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1007555号
服务电话:(029)96669   邮编:710075  地址:西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高新四路13号朗臣大厦